“是了,历史上荀彧病逝与公元212年,就是今年,前段时间我听赵云说,年初曹操有进爵称公之意,只是遭到了荀彧的反对,荀彧可能因此忧虑成疾,曹操派人劫张仲景为荀彧医治,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刚才那人说距离目的地只有三天的路程,想来现在应该是去襄阳的路上。看来荀彧的病应该很重了,所以一边送到襄阳,一边劫张仲景过去医治,如此就不耽误治疗时间。

    也幸好是襄阳,若是许昌,邺城,我就真回不去了。只是不知曹操有没有随同南下,若是他来了,就不太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行的目的地乃是襄阳,刘禅松了口气,襄阳虽然是敌占区,但是距离刘备的地盘非常近,往南行二十里,就是刘备所占据的宜城。

    只要敌人识不破刘禅的身份,不限制他的自由,他跑二十里地回到宜城刘备的地盘不是不可能,只是难的是带着张仲景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若是到了许昌,邺城,哪怕他能逃出城,但距离江陵路途上千里,人生地不熟的,凭他如今孩子的身体,根本是回不去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,江陵。

    史阿离开时,将张仲景的大门给关上了,百姓们知道张仲景的规矩,也没有过来打扰。

    大厅之中,两个护卫率先醒来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二人连忙跑向后殿,只是后殿之中,不仅刘禅,连张仲景也不见了踪影。桌案上还摆放着张仲景为刘禅诊脉用的布包,虽然没有打斗的痕迹,但二人也猜到刘禅和张仲景被劫走了。

    “少主被劫了!快回去禀报主母!”

    一个护卫见此,便准备回府通知甘糜二人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另一个护卫连忙拉住同伴,说道:“不能通知主母,两位主母身体本就不好,若是她们知道少公子弄丢了,搞不好便会忧虑生病。况且通知主母,也不能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这样,我去通知军师,你速速去四方城门打探那伙贼人的消息,有了消息立刻来军师府上报信!至于这里,先叫醒药童,让他们不要声张,就说张神医有事外出几天,免得张神医被劫的消息传扬出去,惊动了主母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二人忙叫醒药童,叮嘱一番之后,便兵分两路,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一个护卫来到诸葛亮所在的府衙,通知刘禅被劫的消息。

    另一个护卫赶往四方城门,打探劫走刘禅之人的下落。

    府衙之中。

    护卫找到诸葛亮,将刘禅被劫的消息告诉了诸葛亮。

    “你将少主被劫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我,不得有一丝遗漏!”听见刘禅被劫走的消息,诸葛亮并未慌乱,立刻冷静下来开始询问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护卫一五一十的解释道:“今日少主从先生这回去之后,便拜见两位主母,到了糜夫人那里,小姐由于昨晚着凉身体有些不适,正好公子嗓子也有些不舒服,便带着我们两个前去张神医那里看病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的时候,病人都离开了,张神医在后殿为少主诊治身体的时候。正在此时,我们两个听见前殿有动静,便过去查探。

    是三个黑衣人进了药店,还打昏了店中的药童。为首一个大约四十来岁,剑法高超,我们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敌,不过瞬间变被打晕,等我们醒来,少主和张神医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闭目沉思一番,便对着外门士兵下令道:“去叫关张赵几位将军过来,另外传令下去,封锁江陵至襄阳的各处关口,过路人员,严加盘查。”

    见诸葛亮下令封锁道路,那护卫不由得询问道:“军师知道那伙贼人的身份了吗?”

    诸葛亮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少主平日里深居简出,又有子龙护卫,没有人敢打他的主意。今日是碰巧看病出府没有带上子龙,虽然便被劫走,想来,那伙贼人的目标不是少主,而是张神医。

    而那伙贼人,劫张神医的目的,必然是为了治病,普天之下不敢光名正大来江陵看病,而需要劫张神医的,必然是曹贼方面的高层,现在封锁江陵至襄阳的道路,想来应该能拦下他们。

    对了,你们在拼杀过程中,有没有泄露少主的身份?”

    护卫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,我们正要喊少主逃走,便被那人打昏了,只是不知张神医有没有泄露少主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聪慧,想来会设法隐瞒身份。”诸葛亮见护卫们在战斗的时候没有泄露刘禅的身份,不由得松了口气,说道:“店中的药童你们吩咐他们保守秘密了吧!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告诉他们外人若是问起,就说张神医有事外出了,以免消息泄露,惊动了两位主母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点了点头:“你做的很好,稍后离开,你去其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