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定地处关中以北,位于边塞,哪怕是盛夏雨季来临,这里也很少下雨。

    连日来烈日的暴晒,地上的草都打了蔫,显得无精打采,马超率领五千骑兵策马奔腾而来,马蹄扬起漫天沙尘,五千骑兵笼罩在漫天黄沙之中,金戈铁马之声交织,凭添几分恐怖。

    西边太阳已经隐去大半,其余晖仍旧将半边天染得通红。

    残阳如血!

    金戈铁马!

    “吁!”距离魏军不远后,马超一拉缰绳,战马高高扬起前蹄,打了个响鼻之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超身后,一左一右乃是林渊马岱。

    看着前方魏军保持着阵型前进,马岱惊讶道:“魏军敢出来运粮,的确是准备充分啊。”

    眼下魏军并没有理会汉军,只是保持着阵型慢慢前进着,最中心是负责赶车的五千士兵,外面则是三千弓箭手,两千盾牌兵则拿着盾牌护在外面,而三千骑兵在队伍四周游荡。

    马超下令道:“紧随其后,给我放箭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给我射!”

    汉军骑兵跟在魏军后方放起箭来。

    夏侯荣见此立刻下令道:“蜀军进攻了,给我停下还射!负责运粮的给我的躲在马车边藏好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魏军纷纷停了下来,骑兵,弓箭手纷纷向汉军还击。

    汉军有五千人,但只有四千轻骑兵,因此只有四千人能够射击。

    而魏国有三千骑兵和三千弓箭手,有六千人能够射击,而且这三千弓箭手用的是步弓,威力比马弓要大,而且还有两千盾牌兵保护着这些弓箭手。

    如此对射下来,却是汉军比较吃亏,双方对射了几轮,马超见麾下兵马出现了不少伤亡,眉头一皱下令道:“先给我退下去!”

    汉军骑兵向后撤退,脱离了魏军弓箭手的射击范围,地上留下了百十具汉军士兵的尸体,当然也有一些人中箭没死,但伤势严重无法后撤。

    但如今马超是孤军深入,无法替这些受重伤的士兵进行医治,就算能医治,马超也要不停的作战,行军。

    这些受了伤的士兵肯定无法跟随马超行动,基本上算是没有活命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蜀军退了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见蜀军撤退,魏军中响起一阵阵的呼唤声。

    夏侯荣下令道:“收回箭矢继续行军,射向蜀军那边的就别管了,任何人不得脱离阵型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另一边,马超率兵后撤了里许。

    看着正在回收箭矢的魏军,马岱骂道:“这夏侯荣还有些手段,弄了这么个阵势,随时都可以停下来反击,他们有步军弓箭手,威力比我们大,射的也比我们远,咱们占不到便宜啊。

    要不咱们硬冲过去?”

    林渊摇了摇头道:“硬冲?他们的骑兵就在外围,咱们若是硬冲,魏军骑兵必定上来拦截,虽然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,但却能挡住我们一段时间。到时候他们的弓箭手就又可以射击我们了。

    你也看到了,我们是孤军深入,士兵要是受伤了,可就……”

    马岱叹了口气,看着马超问道:“兄长,夏侯荣这么搞,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马超笑了笑,说道:“夏侯荣用这个阵势来运粮草,的确是可以防止我们设计与冲击,但咱们只需要将骑兵的优势发挥出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马岱疑惑道:“怎么发挥?”

    马超摆了摆手,并没有回答马岱:“天色也黑了,让兄弟们找个地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?”马岱惊愕道:“这批粮草看样子有将近四万石了,要是送到了陇山,咱们之前那十万石粮草就白烧了,现在该想办法毁了这批粮草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马超瞪了马岱一眼:“我不会让这些粮草送到陇山的,给我休息去!”

    “诺!”马岱缩了缩脖子,对着士兵叫道:先停下来休息,生火做饭吧!”

    马超出来也有十来天了,带的干粮已经吃光了,现在的粮食是从魏军手里抢的,并非干粮,因此需要生火做饭才行。

    到了戌时中(夜里八点),汉军已经吃过晚饭。

    马超召来马岱下令道:“让兄弟们在休息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后启程出征!”

    马岱皱了皱眉头:“这天色已经黑的,大晚上的不方便行动吧?”

    马超叹了口气,对着马岱解释道:“如今魏军运粮队伍,不好进攻,因此只能智取。

    我们是骑兵,速度是优势,而魏军是运粮队伍,一天只能走三四十里,魏军走一天的路程,我们只需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