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来得早,检阅兵马过后,也不过日上三竿,也就是后世的九点钟左右。

    检阅兵马过后,刘禅对众将下令道:“狩猎时间为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之后返回此处,猎得猎物最多的两个将军,可得刀剑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群臣拱手领命,纷纷下去准备。

    刘禅举行春猎,乃是为了弘扬尚武之风,因此他这个大汉皇帝,也是要参与其中的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锣鼓声响起,众人顺着山道进入山中。

    因为上次上巳节,刘禅一行人也在射山打过一次猎,因此山中猎物此刻并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举行这次春猎,这段时间赵云命人在射山投放了不少猎物,四周又圈了起来,放置猎物离开。因此这射山里的猎物充足,只要箭法精准,便可以猎到猎物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也自己去猎吧,朕身边跟着些士卒就行了,这一次射山戒严了半个月,没有危险的。”入山之后,刘禅将身边跟随的林渊,柳隐等亲卫大将给派了出去。

    林渊,柳隐也有争夺刀剑的意思,没有拒绝刘禅的好意,也便单独射猎去了。

    刘禅的箭法,自然是独步天下,众将无人能及,不过他没有争强好胜之心,只是猎杀一些珍贵,味道好的野味,不是看到什么野味便都将其猎杀。

    而其他众将,却是要分个高下的,有时候碰到同一只猎物,甚至相互争夺,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至于已经得到刀剑的赵云,林啸二人,则没有参与其中,相互结伴而行,跟在刘禅身后不远默默保护着,猎杀一些刘禅看不上的猎物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很快便过去了,随着一声铜锣声响起,一个个将军们返回到了校场之上。

    刘禅回到了高台上,众将皆站在台下,他们身前,放置的乃是刚才打到的猎物,有官吏拿着称进行称重。

    “左将军魏延射猎二百二十斤。”

    “右将军陈到射猎一百零九斤。”

    “安汉将军柳隐射猎两百三十八斤。”

    “荡寇将军林渊射猎一百一十六斤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将领的成绩被报了出来,只计算获得猎物的总重量,并不看是什么猎物,是否珍贵。

    最终,数魏延和柳隐二人获得的猎物总重量最多。

    魏延打了一头鹿和一头兜子,而柳隐则是猎了两头鹿。

    其他众将,要么是猎了一头中型猎物,要么就是几头小型猎物相加,只有魏延和柳隐猎了两头中型,所以重量最多。

    其实打猎,也有运气的成分,碰到一头大中型猎物,比得上猎杀几十只小型猎物。

    比如魏延和柳隐,直接打了两头中型猎物,获得了第一,第二。而林渊呢,打了十几只野鸡,野兔也比不上二人,这就是运气不好了。

    官吏汇报完毕,刘禅笑道:“这结果已经出来了,文长与休然独占鳌头,你二人可自去取一把刀剑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!”魏延,柳隐大喜,上了高台,魏延本就是用刀的,故取了一把宝刀,柳隐则取了一把宝剑。

    刘禅对着文武说道:“此刻已经正午,诸位肚子想必也饿了,后厨正在处理猎物,且先歇息等待片刻,待酒足饭饱之后,在来决定这剩下三把刀剑的归属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后厨处理好众将打到的野味,给端了上了,待中午酒足饭饱之后,刘禅对着众将说道:“今日检阅兵马,方知我大汉兵马之雄壮,射猎得比试,让朕见识了诸位将军的箭法,这最后一场,比得便是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啊!”刘禅唤来一个士卒,吩咐其准备三个架子,将最后剩下的三口刀剑分别挂在架子上。

    刘禅指着对面的架子上的三口刀剑说道:“这三口刀剑便在对面的架子上,距此有三百步远,众将可以骑马,拿木制兵器,用白布包裹蘸上石灰,上前争夺,身中石灰者则为失败,最后成功夺取刀剑者,便算他们得了。

    已有刀剑者,可以参与,但只可助兴,不可真夺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众将闻言拱手领命。

    旋即众将在高台下站成一排,皆坐在马上,手里拿着木制兵器,兵器头用白布包裹着,沾了石灰粉。

    众将对视一眼,都没有策马冲锋,而是等待别人先行,毕竟枪打出头鸟,谁第一个冲,肯定会受到针对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不夺,那某家便在夺一把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将突然纵马而出,向着前方放置刀剑的高架而去。

    众人视之,乃魏延魏文长是也。

    “文长已得宝刀,不可在与我相争!”陈到见此,纵马挺枪而去,向着魏延追去。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