决战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战斗不同以往,这一次是野战厮杀,而且还是骑兵作战。

    野战厮杀,考验的是将领的临阵指挥能力,对于阵法的了解,以及士兵的配合,协同作战等等各个方面。

    冷兵器作战时代,有一个说法,说是兵马损失的数量超过两三成,军队就会溃散,其实指的就是野战厮杀。

    这种说法一般只有在野战厮杀,两军正面对决的情况下才会出现。

    像上次邓艾镇守街亭,一万多兵马死伤七八千,士兵仍旧可以继续防守营寨,这是因为邓艾在战前做了思想工作,并且在防守的时候还可以激励士兵,因此士兵损失大半,却还可以继续作战。

    但野战厮杀就不一样了,野战厮杀,阵法一环扣着一环,一但有哪一个方针被敌人冲垮,那就会引起连锁反应,有时候损失了一成的士兵就会溃败。

    因为阵法环环相扣,有一个地方出了错,其他士兵也难以运转阵势,兵马就会混乱,兵马一乱,就会兵败。

    在野战厮杀的时候,阵势一乱,将领也没有能力激励士兵,鼓励士兵继续作战,混乱的战场上谁听得见?将领自己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夏侯称有兵马四万,但却良莠不齐,将各个兵马发挥到最大作用,扬长避短,从而击败汉军,是夏侯称需要思考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刘禅只有骑兵两万,想要以劣势兵力击败夏侯称,也不容易,因此就只有在羌人,或者郡兵身上做文章,只要将羌人击败,那夏侯称就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双方考虑的问题,都是如何扬长避短,而战争,本就是就是一个扬长避短的过程,只要发挥了自己的长处,不将短板暴露人前,便可以克敌制胜。

    无论是兵马厮杀,还是谋士的博弈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你找我的破绽,我找你的破绽,谁先打中了对方七寸,谁便可以获胜。

    时间转眼间来到三日之后。

    这三天时间,夏侯称一直在琢磨如何用兵,召集将领交代任务,兵马的训练他没有管,一万战兵是他培养出来的,军令如山,如挥臂使,这个他完全放心。

    至于郡兵以及羌兵,一个训练不足,一个号令不齐,夏侯称只是拿出酒肉,收买人心,让徐邈稳定军心,因为只有三天的时间,就算再怎么训练也不可能有什么成果。

    如果训练,反倒会打破他们固有的作战方式,就像邯郸学步一样,赵国的步法没学到,反而忘了自己是怎么走路的了。

    而汉军这边,刘禅也是每日与众将商议如何用兵。

    这一日清早,夏侯称率领着四万兵马出了古关,兵马在城外摆开阵势后,向着狄道方向缓缓行去。

    而汉军,同样是出了狄道城,在城外摆开阵势,向古关行去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提前将阵势布置好赶往决战地点,至于谁的阵势更能占据优势,就只有看战前谁能将敌人的心思给琢磨透,猜到对方的用意,从而布置一个克制对方的阵法可。

    战场就在古关与狄道的平原之上。

    一马平川之地,也无法埋伏利用地形做文章,完完全全就是考验将领的指挥能力以及士兵的协同作战能力。

    很快,两支兵马便抵达了战场上。

    魏军的军阵,最前方是锥行之阵,这是孙膑兵法十阵之一。

    锥行之阵,顾名思义,就是形同锥子的阵法,前小后大,用来突破和割裂敌人。

    这个锥行之阵由夏侯称亲自率领,是由西凉的一万战兵组成。

    锥行之阵两翼,则是由一万五千郡兵组成的轻骑兵。

    轻骑兵虽然不怎么训练,但那是相对于阵法来说,西凉民风彪悍,长于骑射,对于阵法作战他们不了解,但是骑射之术,却是早就融入骨子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锥行之阵后方,乃是羌兵。

    羌兵来自各个部落,因此号令不严,你想要让他们看得懂旗语,配合作战,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羌兵彪悍,作战勇猛,这是他们的长处。

    夏侯称结这种阵势,意图很明显,是想以两翼轻骑兵射乱汉军阵脚,以锥行之阵突击,汉军阵势一乱,便一拥而上,羌人凶猛,只要汉军乱了,他们便会忘却马超的威名,如此便弥补了他们不懂阵法,号令不齐的短板,算是扬长避短了。

    而汉军这边的阵法,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阵法,圆阵。

    圆阵呈圆形,最外圈几圈的士兵手持硕大的盾牌,阵法中间,有着数个方阵,仿佛一个八卦。

    这些军阵有的是轻骑兵,有的是重骑兵,不过他们也都携带了盾牌,不过军阵里士兵的盾牌不大,只是木质手盾。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