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备闻言不禁拍手赞叹道:“说的好啊,我却没想到这上面来,不错,益州局势与曹操治下不同,怀才不遇,隐世未出者必多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你们以为如何?”刘备看向众人询问道。

    法正点头赞同道:“此法的确可行!”

    众人也纷纷同意:“我等赞同!”

    大规模的选拔人才,虽然会重新规划益州政局,但只要录取权掌控在他们手中,便不会威胁他们的利益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这些人被录取了,就相当于与他们连接上一层关系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是后世的歌曲选拔节目,导师们选拔出了歌手,这些人以后成名了,虽然会威胁他们在领域之中的地位,但同时,他们也构建了关系,这是师生关系。

    选拔官员也是如此,我录取了你,你以后做大官了,也得念着我的好,这以后就是他们的政治资源。

    刘禅又说道:“父亲,不仅有文官,还有武将,刘璋暗弱,不兴兵事,甚至时常被张鲁欺凌,益州境内的习武之人,有武略之人,同样是瞧不上刘璋。而父亲有大志向,只要父亲提出招揽,习武之人,也渴望建功立业,如此他们必定蜂拥而至,投靠父亲麾下!”

    刘备满意的点了点头,再次下令道:“好H然如此,孔明,便由你拟写招贤榜,集益州境内的文武人才于蜀州城。

    董和,张松,黄权,简雍,孙乾,你们五人替我考核前来投奔的士人!另外武人方面,我会令翼德在城中建立校场,每日考核前来投奔的习武之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众人闻言拱手领命,依次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众人走后,刘备哈哈大笑,拉着刘禅的手说道:“我儿果然没令我失望!”

    “孩儿惶恐,幸好诸位先生没有与孩儿争辩,否则孩儿便下不来台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摇了曳道:“他们虽然没有与你争辩,其一是看你年纪小,其二,你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。这一关你是过了,从明日起,你便跟随我学习理政吧,不过荀令君那里的学业,仍旧不可耽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父亲!”刘禅拱手道谢,旋即想起了什么,询问道:“昨日父亲不是要让我去说服张任吗,还说若是成功,便有要事委派给我”

    “一件让你得名的大事!”刘备点了点头道:“你先去试试,看能不能说降张任吧,不过成或者不成,为父都打算将此事交给你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是,那孩儿便先告退了!”

    出了刘备书房,刘禅便找上陈到,让他带着自己去找张任。

    穿街走巷,不过多时,陈到便带着刘禅来到张任府邸。

    见是陈到来,府中下人也不敢阻拦,引着陈到刘禅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一路所过,张任府中已经见不到什么下人了,想来这段时间,张任生活得萧瑟之极。

    来到后院,刘禅便见到了张任。

    庭院之中立着一箭靶,张任则在一凉亭之中,正在引弓射靶。

    张任与箭靶相距有百步,箭靶上,已有两箭正中红心。

    听见有脚步声传来,张任脸色一沉,猛的一箭射出,箭矢直奔箭靶而去,然而箭矢却未中红心,甚至连箭靶也未中,反而是射到了箭靶旁边的院墙之上,却是偏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破弓!”张任冷哼一声,却是一把便将手中的长弓给折断,将断弓丢到一边,坐到了凉亭中的席子上自斟自饮起来。

    刘禅领着陈到来到庭院中,捡起地上的弓叹息道:“这是三石宝雕弓,天下能开这弓的可没有几个,将军居然舍得将他折断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任一愣,原先他还以为是刘备到了,故而故意将长弓折断,给刘备来个下马威,好把他打发走,没想到后面却是个孩儿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张任闻言不由得向后看去,见到了刘禅以及陈到。

    张任虽不认得刘禅,但却认得陈到,故又将头给别了过去,不理会二人。

    刘禅不以为意,来到张任身边,拱手道:“刘禅见过张将军!”

    张任仿佛没有听见一般,继续自斟自饮。

    陈到见此大怒道:“混账,公子来访,你居然敢不闻不问,如此不知礼数的吗?”

    张任放下手中的酒杯,冷笑道:“礼数?你是我的府邸,你们不经通传便擅自闯入,究竟是谁不知礼数呢?”

    刘禅哑然失笑道:“是我不知礼数,还请将军勿怪!”

    张任摆了摆手道:“既是你不知礼数,便走吧,我不想与你多说,不要打扰了我的雅兴!”

    刘禅闻言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,递给张任说道:“将军不必着急让杏离开,我这里有一封书信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