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三二章:醉金刚洗手反遇险;痴公子探班防多心(一)

    其实说起来,薛家的事情极其简单,只要薛蟠说话,什么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。夏金桂顶撞薛姨妈,只是这一条,便可以休了她。之所以复杂,就是薛蟠不说话。为什么非要挺着呢?难道薛蟠除了好色,好男风之外,还有受虐倾向?想不明白,只能开解宝钗。劝她忍忍,不要同原本中一样,弹压夏金桂,免得引火烧身。自己可不相信夏金桂是服毒死的。

    一场雪花飘落,寒冬正式来了。这一早,宝玉同香菱强身以毕。秋纹过来回话:外面茗烟找二爷。宝玉道,“可说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秋纹道,“说是外面的朋友,带了话进来,求二爷办什么事情的。”宝玉点头,同秋纹回了怡红院,既是茗烟没急,可见事情有限,如此吃了饭才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二爷啊!可算是出来了!”茗烟一直守了园子口。

    “没说急事,何苦急成这样儿?”宝玉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。”茗烟说着心里也没底,悄声道,“倪二爷的婆娘要见二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可说了什么没有?”宝玉好奇,这倪二婆娘寻自己做什么呢?

    茗烟道,“早上传话进来的,我出去见了,还带了个姑娘来。看样子很急!问什么事情,又不说,这才紧着回了二爷!”

    宝玉对茗烟道,“带她们去常去的酒馆等着,我上去请了安,便过去!”茗烟答应一句,紧忙去了。宝玉上去给贾母请安,又坐了说笑一回,才下来去了绮霰斋,又选了两样东西留用,这才赶往同倪二喝酒常去的酒馆。茗烟门口候着,见宝玉来了,便领路进了雅间。

    雅间中二人正焦急等待,见宝玉进来,年轻的哪位便跪了下去,口中道叔叔。给宝玉请安。宝玉便知这是倪二的女儿。慌忙让了一回,又对倪二家的道,“嫂子快快扶了侄女起来才是,有什么事情,咱们坐了慢慢说!”别看宝玉同倪二熟,可和他的妻女有限。茗烟见宝玉认了侄女,便退了外面守着。

    倪二家的扶了女儿起来,又请宝玉坐。宝玉谢了,请她先坐了,然后自己陪坐了。又拿出方才准备好的,吉庆小金锞子,还个宝石饰品给了倪二女儿。表礼不可少的。倪二家的知道宝玉同丈夫说得来,如此自是不会客套,不过谢了一回,便命女儿接了。之后又听宝玉催促,说起事来!

    月前,倪二田间事情忙完,青菜具是下季。如此便算起账目来,即便每日里都知道这一年自己收入不错,可等真的算出来,还是吓了倪二一跳。居然比放印子强了这样许多,而且名声还好,真真不得了了!这还没算大田的。一旦过年再选了种,收成怕是更好,只要没个天灾,自己好好干上二年,比什么不强?

    心里有了打算的倪二,把想法同媳妇说了。倪二家的自然欢喜了,别看放印子暴力,可风险也大。想想借钱的,泼皮,赌徒什么的居多,一个不好闹起来,还不是自家吃亏。如此倪二一说,便是赞了一回。如此倪二开始收拢外面账目,哪知这一收帐,惹下麻烦了。

    腰包里面有的,收起来不费力,可还有没有的呢?再说还有没到期的。自是少不了打麻缠。别看倪二同宝玉说话是个好性子的,事实上呢?能吃印子钱的,有好相与的?如此大打出手是少不了的。不想借债的这位也是有门路的,不知怎么做的,没还钱不说,反倒把倪二送进了牢房,想要讹一笔。

    倪二家的得信,便慌了神儿。求人跑事,想捞了倪二出来。可这牢房好进,要想平白出来,却是难了。万般无奈之下,使钱见了倪二,倪二说话,才想到宝玉。如此带了女儿过来求援手。

    即便倪二家的说的清楚,宝玉也听的明白,可还不敢立时应了,谁知道倪二家的说的是不是真话呢?如此便道,“嫂子倒也别急,事情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倪二家的道,“如此便有劳宝二爷了!”

    宝玉道,“嫂子可别客气。我同二哥很是你说得来的。只是眼下不知首尾,不好行事。容我托人哨听哨听,咱们在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倪二家的道,“宝二爷有什么吩咐,只管说来才是,也好带你侄女回去预备。”

    宝玉道,“咱们没那些个说法,若是嫂子不放心二哥,现管的使上几个小钱也便是了,尽量别让二哥里面遭罪,至于上面的事,我这里会跑的。不过是熬着个功夫罢了。告诉二哥只管宽心。”倪二家的见宝玉说的如此分明,便知是肯出力,于是又同女儿谢了一回,不待宝玉留饭,便回去答对小鬼儿去了。

    别看宝玉答应的痛快,可认识的人却是有限。好在本地是雨村现管,如此倒也算方便了。可巧还要过去说话,如此先同茗烟回府,之后又绕了一圈,才去兴隆街。先把倪二的事情同雨村说了一回,不消分派谁吧,过几日把事情了了便也罢了。雨村听这等小事,自是满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