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四章:得匡助薛蟠又远行;摆狐威贾琏迫凤姐(一)

    既是袭人说起彩霞病了,宝玉便想着去探视一回。要知道,这一个也是人才的。带了香菱,去王夫人院子。王夫人见儿子来了,心情大好。娘两个坐了炕边说话!

    宝玉道,“这几日外面的事情多了些,即便过来,却也没仔细,太太身子可好?”

    “说的自己有多忙了,还不是出去胡闹!”王夫人说着笑了起来,“不过这边你放心,自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宝玉笑道,“这几日可没胡闹的。游击将军谢鲸换防,我们敬贺了一回。薛大哥那边请客,又闹了两日,昨个又去了北静王府,真真都是正事的。”

    王夫人点点头,儿子说的却都是正事,不过还是问道,“昨个听老太太说了你要去北王府,怎么去了一正日呢?有什么要紧话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宝玉道,“我哪里会说了什么呢?再说王爷又有什么要同我说呢?不过是过去走动走动,混个熟络罢了!”

    王夫人觉得宝玉的话在理,有道是人怕见面,树怕扒皮,时常走动,混个熟络,自是好的。“今个可还出去?”

    “今个不出去了,过来陪太太吃饭的,原本该是过两日,可又同北静王约好了,还要过去一回的,便想着换了今日了!”宝玉说着笑笑,“太太今个可有心情吃斋?”

    王夫人道,“又浑说,吃斋还有随着自己心情的?”

    “太太说的是了,不然咱们便随便吃些吧!”宝玉说着看了一眼,却只有玉钏儿彩云在,便问道,“彩霞姐姐呢?”

    彩云道,“她身上有点不自在,太太准了假,正将养呢!”

    宝玉道,“院里养着还是出去了?”

    彩云道,“看着不重,太太赏了恩典,没回家,院里养着呢!”

    宝玉点点头,叫香菱过来,吩咐道:“代我去看看彩霞姐姐,问问身上可好些了,若是有什么不自在的,请医问药的只管说了便是!”香菱听了,答应一声去了。王夫人闭着眼睛养神,听儿子说话,即便觉得小题大做,却又想儿子孝顺自己。

    陪王夫人吃了饭,又说笑了一回,宝玉才带着香菱进了园子。听她说了一回彩霞的病,看来病不重,八层是郁闷的,自己同彩云说的话,彩云未必不对彩霞说。到不一定是想着谁好,气不过也是有的。这也是为什么方才留话让彩云劝解彩霞,还说心里别急,晚出去一年半载的也不妨事。

    晌午饭王夫人那边吃的,晚饭自是要去贾母那边的。既是如此,稻香村动了一回,练练弓箭。便去寻黛玉,既是去贾母那边,还是一起的好。

    这几日宝玉没出门,怕贾琏回来发生战争。当然了,凤姐和贾琏谁胜谁败自己不在意,不过别吓了巧姐。哪知贾琏没等回来,却等了刘姥姥过来了。同往年一样,大口袋背了不少东西,倒也听平儿的话,葫芦条,倭瓜干的,没少带来。宝玉还特意去凤姐那边坐了一回,问问家中之事,这才罢了。刘姥姥住了一晚上便回去了,她自是看出凤姐身上不自在了,听平儿说了缘故,口中不住念佛,还道回去后,也要帮着凤姐拜拜的。

    贾琏这一回出门却是够久的,看来是等不得了,心思活泛的宝玉,带了香菱又溜了街上去了。多处加盟店都看了一回,宝玉心里高兴,这时候生日还是不错的。想来年底时候,茜雪都要愁东西埋了哪里了。

    宝玉正遐想呢,香菱偷笑道,“二爷,说起来还真是缘分的。”宝玉不解,顺着手势看了一眼,不由笑了。看来这宝瑢也是好吃的,只要自己这边出了新东西,必定捧场,眼下手中拿个纸袋子,掏了里面饼干,偷偷往嘴里扔呢。

    见宝玉点头,香菱笑着扔了过去,“可是巧了!妹妹几时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啊!姐姐!”宝瑢一边说话,一边悄悄扑打饼干渣子。样子可爱的紧。燕儿见小姐狼狈,紧忙掏了帕子,帮着拍打两下,别看方才随意,那是没人见了。

    香菱自然也知晓缘由,只管看着笑,把个宝瑢羞的不成,正要说些什么,化解尴尬,哪知香菱也掏了块饼干出来,扔了嘴里,还道,“既是出来了,说不得,要随意些了。”

    宝瑢瞬间笑了起来。“姐姐故意唬我!”

    香菱道,“明明是你见外,反倒寻我的不是!”宝瑢点点头,拉了香菱,两个边走边吃。

    那燕儿故意慢了一步,对宝玉道,“扇子呢?上一回见你拿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儿拿扇子?到底是火大还是想着煽风点火儿?”宝玉觉得燕儿应该已经看出自己,可有些话,她还无法说开了。到底如何,她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前面走的宝瑢和香菱便没那些说法了,二人说说笑笑,到了饭口,吃了饭,然后各奔东西。这一回宝瑢没有跟踪,想来也知道,即便跟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